主页 > 行业资讯 > 国外 >
栏目列表

外媒盘点英特尔下一任CEO 入围人选

来源: 作者: 发表于:2013-03-13 08:42  点击:
网易科技讯 3月1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未来几个月内,英特尔将任命新的CEO。截止目前,谁将获得这一职位仍然是一个谜,但他(或她)必定对英特尔乃至整个高科技行业的未来有很大影响。 由于英特尔不愿更多谈论这事其发言人只是表示,寻找下一任CEO人选的

外媒盘点英特尔下一任CEO 入围人选

网易科技讯 3月1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未来几个月内,英特尔将任命新的CEO。截止目前,谁将获得这一职位仍然是一个谜,但他(或她)必定对英特尔乃至整个高科技行业的未来有很大影响。

由于英特尔不愿更多谈论这事——其发言人只是表示,寻找下一任CEO人选的工作正持续和深入进行,在现任CEO欧德宁(Paul Otellini)今年5月退休的时候,英特尔希望有人接他的班——知名科技网站CNET盘点了业内盛传的英特尔下一任CEO可能的候选人。不过,这一名单仍不全面,英特尔最终任命的CEO也可能来自这名单之外。

在列出名单之前,值得注意的是,英特尔有从公司内部寻找CEO的传统。欧德宁在明确成为英特尔上一任CEO克雷格·贝瑞特(Craig Barrett)继任者前,于2002年被任命为公司总裁兼首席营运官。欧德宁于2005年取代贝瑞特,担任英特尔第五任CEO。欧德宁之前的CEO,也在相当早的时候就为出任CEO做好了准备。

但这次,欧德宁的继承人选直到现在还不明朗。曾被人为有望接替欧德宁的马宏升(Sean Maloney)2010年罹患中风,被迫在竞争中出局。今年元月,马宏升已从英特尔退休。

英特尔去年提拔了多名高管,使他们成为下一任CEO的可能人选,但没有那个是十拿九稳的。历史上,英特尔从来没有从公司外部寻找CEO,但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这次寻找外部人选方面是认真的。如果最终由外部人选担任英特尔CEO,可能预示着该公司未来将出现巨大变化。

不管谁被任命为英特尔下一任CEO,上任后可能都需要尽快做出一些非常艰难的决定。他(或她)将带领英特尔在一个全新的市场竞争——越来越多的人购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而英特尔的主要业务仍然在个人电脑领域。在移动领域获得一个坚实的立足点,对英特尔的未来非常关键。英特尔下一任CEO还要设法重振其核心的计算机市场,并考虑进军代工业务——生产由其他公司设计的芯片。

知情人士称,英特尔董事会寻找CEO工作仍处于早期阶段,虽然该公司偏向于从内部寻找候选人,但目前还没有谁获得明显优势。以下是英特尔下一任CEO内部和外部可能的候选人,以及他们的优势和不足之处。

潜在的内部候选人

布莱恩·科兹安尼克(Brian Krzanich),英特尔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科兹安尼克被许多人认为是英特尔下一任CEO的有力竞争者之一。他于1982年加入公司,曾在多个技术领域工作。在去年元月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后,科兹安尼克现在掌管公司的制造业务,并负责供应链、人力资源和信息技术业务。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英特尔通常将其首席营运官作为CEO 的首要候选人,而该公司上一任首席营运官正是欧德宁。目前还不清楚是否历史会重演,但如果英特尔打算进一步向晶圆代工模式转型,科兹安尼克可能是领导这一转型的合适的人选。制造业务是英特尔与其它同行的一个关键的区别,由一个真正懂得这部分业务并能让其产品及时交付的人来执掌英特尔,可以让该公司受益颇多。此外,除了欧德宁外,英特尔的历任CEO都具有传统的工程/技术背景。

不足之处:科兹安尼克没有很多的市场营销和销售经验,而且他在公司之外不是很知名。但英特尔可能认为这些都不重要,如果该公司是专注于制造业务和工厂,科兹安尼克是下一任CEO的合适人选。

斯泰西·史密斯(Stacy Smith),英特尔执行副总裁、首席财务官兼企业战略总监。史密斯是英特尔下一任CEO另一个来自公司内部的强有力竞争者。去年11月,他与科兹安尼克和软件业务主管蕾妮·詹姆斯(Renee James)一起被提拔为公司执行副总裁,詹姆斯也是英特尔CEO潜在人选。

史密斯于1988年加入英特尔,曾相继负责公司财务、销售和市场营销以及信息技术业务。史密斯的一大优势是,他与华尔街关系良好。他很受分析师和投资者的喜欢,并经常充当公司公众发言人的角色。尽管来自商业背景而不是技术背景,史密斯讲话仍显得精通公司业务,而他负责企业战略的新职责是他在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

不足之处:史密斯最大的不足之处是他缺乏技术领域的工作经验。虽然欧德宁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商人,但他曾领导英特尔PC和微处理器部门。史密斯并没有担任过任何这样的职位。

蕾妮·詹姆斯,英特尔执行副总裁兼公司软件和服务集团总经理。在欧德宁宣布将退休后,詹姆斯是第三位晋升为公司执行副总裁的高管。自1988年以来,她一直在英特尔工作。

詹姆斯负责英特尔的软件业务,过去几年中,这部分业务变得对英特尔越来越重要。英特尔于2010年出资76.8亿美元收购了安全软件供应商McAfee,并收购了其它几家规模较小的软件公司。该公司从事Android和其他操作系统应用开发的工程师数量也越来越多。

不过,英特尔从本质上来说仍然是一家硬件公司。任命詹姆斯或其他软件业务高管为CEO,可能会为该公司的未来开辟一条不同的发展道路。虽然有些人可能会对此表示欢迎,但让英特尔放弃其核心的芯片业务是极不可能的。无论谁被任命为英特尔CEO,必须习惯于在新工厂和研发上投资数十亿美元——对软件公司来说,这样规模的投资很少见。

大卫·普尔穆特(David Perlmutter),英特尔执行副总裁兼公司架构集团总经理及公司首席产品官。普尔穆特负责所有计算领域的芯片设计,包括数据中心、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手持设备、嵌入式设备和消费类电子产品等。

他于1980年加入英特尔,自那时以来,已经在多个不同技术领域担任负责人。普尔穆特一直密切参与英特尔一些最重要的技术进步,为该公司迅驰(Centrino)处理器技术的成功做出了贡献。

无可否认,普尔穆特对领导一家半导体公司拥有技术方面的优势。

然而,普尔穆特缺乏销售和市场营销方面的经验,他在公司之外的知名度也不高,这可能会有影响他成为下一任CEO。

潜在的外部候选人

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EMC旗下虚拟化软件提供商Vmware的首席执行官。基辛格目前是VMware的CEO,但他与英特尔有很深的渊源。

基辛格于1979年加入英特尔,并迅速得到晋升。基辛格任职英特尔期间,曾担任该公司首席技术官(CTO)和负责公司研发工作的英特尔实验室负责人。基辛格还领导了英特尔企业级产品业务,如Xeon服务器处理器,并曾负责英特尔台式电脑芯片业务。

基辛格在英特尔迅速崛起,但当他发现自己担任公司CEO的可能性不大时,他在英特尔的职业生涯嘎然中止。基辛格于2009年离开英特尔,加盟数据存储供应商EMC,担任该公司信息基础设施产品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他一直担任这一职位,直到成为EMC旗下虚拟化软件提供商Vmware的CEO。

作为有利的一面,基辛格在高科技行业深受尊重,具有很强的公众形象,并熟悉英特尔的文化——有分析家称,外人可能很理解英特尔的文化精髓。此外,英特尔的数据中心业务为公司带来巨额收入,在公司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然而,基辛格担任VMware CEO的时间并不长(他于去年9月担任这一职位),并且许多人认为当EMC现任CEO  Joe Tucci退休后,基辛格有可能获得这一职位。此外,基辛格在移动领域经验不足,而且他对英特尔独立显卡技术Larrabee的失败负有一定的责任。

桑杰·贾(Sanjay Jha),摩托罗拉移动(Motorola Mobility)前CEO。自去年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后,桑杰·贾就不再担任摩托罗拉移动CEO一职,现在有很多空闲时间。在此之前,他曾担任高通的首席运营官和高通CDMA技术部门总裁。高通是世界上最大的移动处理器供应商,也是英特尔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

在英特尔CEO可能候选人中,桑杰·贾可能是移动经验最丰富的。如果英特尔的未来依赖于移动领域——许多人持有这样的观点——下一任CEO人选富有该行业的工作经验将使其受益匪浅。

桑杰·贾与英特尔有一定的渊源,因为摩托罗拉移动是首批采用英特尔处理器的主要手机生产商之一。在2012年的消费电子展上,桑杰·贾与欧德宁一起宣布双方已就多项设备达成为期数年的合作伙伴关系。

然而,摩托罗拉移动主要是在桑杰·贾的领导下陷入困境。它的市场份额迅速被苹果和三星等竞争对手蚕食,它财务状况继续拖累谷歌的整体业绩。桑杰·贾最大的成功是让谷歌出资125亿美元将摩托罗拉移动收购。在担任CEO期间,桑杰·贾大力精简摩托罗拉移动的智能手机业务,并在末期放慢了新产品推出的步伐。目前,谷歌仍在摩托罗拉移动继续实施这一战略。

此外,虽然桑杰·贾曾在一家半导体公司(高通)工作,但他没有运行芯片生产工厂的经验,而英特尔拥有大量的芯片生产工厂。对桑杰·贾来说,他可能很难适应英特尔的企业文化。

迈克尔•斯普林特(Michael Splinter),芯片设备制造商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首席执行官。斯普林特也曾长期担任英特尔高管,后来跳槽到另一家高科技公司担任高管职位。

在欧德宁明显成为英特尔的下一任CEO后,斯普林特于2003年加入应用材料——一家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和英特尔供应商之一。在此之前,斯普林特在英特尔工作了20年,曾先后担任执行副总裁、销售和营销业务主管及技术和制造集团负责人等。

斯普林特具有深厚的技术及制造领域的经验,这使他可以很好地为英特尔服务。与基辛格一样,他熟悉英特尔的企业文化。

然而,斯普林特与欧德宁同龄(62岁),这使他担任英特尔CEO一职的任期有限。英特尔CEO强制性退休年龄为65岁。此外,在对英特尔至关重要的移动领域,他也显得经验不足。

英特尔下一任CEO可能人选还包括杀毒软件公司McAfee前CEO大卫·德沃尔特(David DeWalt),McAfee已被英特尔收购。德沃尔特目前担任FireEye和Mandiant两家网络安全公司的董事长,以及达美航空(Delta Air Lines)等数家公司的董事和美国国家安全技术咨询委员会成员等。

人们提到的英特尔下一任CEO可能人选还有,ATM机制造商NCR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威廉·诺迪(William Nuti),以及前EMC高管、现运行惠普企业集团的戴夫·特利(Dave Donatelli)。惠普企业集团的业务包括服务器、存储和网络等。

可能性不是很大的英特尔下一任CEO人选包括前苹果软件业务主管斯科特·福斯特(Scott Forstall),他因苹果地图服务的糟糕表现而被解雇;以及前微软Windows业务负责人史蒂夫·辛诺夫斯基(Steve Sinofsky)。这两个被认为是各自所在公司的不安分人物,这意味着英特尔要任命其中一人担任CEO一职,都需要做大量的说服工作。

尽管英特尔寻找下一任CEO工作仍处于早期阶段,它将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任命其新的CEO。

半导体市场研究公司Linley Group的分析师林利·格文奈普(Linley Gwennap)指出:“虽然英特尔面临着一些挑战,但它仍然运行良好。从外部引进CEO,必然导致公司进行一系列变革,这可能是反应过度。”(刘春)

    有帮助
    (0)
    0%
    没帮助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