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资讯 > 国外 >
栏目列表

硅谷能否拯救世界?(2)

来源: 作者: 发表于:2013-07-24 08:32  点击:
技术专家就像是早期的福音传道士一样,对他们的小玩意能改变世界最贫困的地方,过度乐观。所以,他们都有丰富的失败经验。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非常肯定,团结无产阶级成为社会革命的国家力量是火车头,最终能使整个

技术专家就像是早期的福音传道士一样,对他们的小玩意能改变世界最贫困的地方,过度乐观。所以,他们都有丰富的失败经验。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非常肯定,团结无产阶级成为社会革命的国家力量是火车头,最终能使整个世界在短期内能成为工人的天堂。最近,在阿拉伯之春抗议中,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与许多权威人士,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诸如推特和脸书这种网络工具,在推翻独裁者,推进民主方面的力量。美国国务院内部的技术专家埃里克•罗斯公然声称互联网早已成为了“21世纪的切•格瓦拉(古巴共产党、古巴共和国和古巴革命武装力量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之一。)。”(考虑到切•格瓦拉参与的四次革命中,三次都失败了,埃里克•罗斯的话实际上可以说是正确的。)

弗里德曼和和罗斯刚刚开始抨击互联网,互联网推动巨大变化的力量就开始不断变大。近期一份来自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在中低收入国家,宽带接入渗透率每增加10%,将平均拉动GDP增长1.38%。从正面来看,这让人不免怀疑的精确数字显示,倘若将宽带接入变得无处不在,便会带给中国迅速的发展。联合国宽带数字发展委员会曾引用过这份报告,讨论高速互联网对实现从二等分全球贫困问题,到大幅度降低儿童与产妇死亡率,再到保证基本小学教育的发展目标是至关重要的。实际上,世界银行关于GDP增长的分析,是基于大多数国家曾经从未有过任何宽带接入,分析却从未提及,可是这当然是大肆宣传科技的作用,以及人民乐意相信我们将会寻找到发展必杀技的最无价值的证据。

科技进步与全球贫困减少之间联系甚微,这一点都不奇怪。多数科技产生在发达世界,解决发达国家的问题。现在,这就意味着它们要被拥有高学历背景的工人,在物理及制度基础设施十分完善的地方运行,才能将这些科技最高效地利用。而在像利比亚——那里遍地都是文盲,贪污腐败十分猖獗,灯火管制也是家常便饭,这样的国家里,科技就不能很好地应用。通常,富裕国家的科技向贫穷国家的转换并不理想。

这一规律中例外情况的出现,与其说是偶然出现,不如说是设计出现。就拿手机来说,曾经,它的发明是作为雅皮士们身份的玩物,可不是比固定电话便宜得多的大众市场工具,现在发展中国家使用手机的人数是发达国家的四倍。从肯尼亚到菲律宾,当地企业家已经将手机运用在一种先付业务上,用户无需拥有银行账户,便能通过短信和手机银行的方式,接收廉价通信和金融服务。

可惜的是,在埃塞俄比亚的田野上,拖拉机生锈,农村地区的互联网服务亭等那些本想通过高科技拉动发展的项目,却从未派上过用场,最终静静地躺在尘埃里。然而,新一波有意援建的硅谷高科技公司却选择对此视而不见,继续建设。它们凭借自己的名声、称号和雄厚的资金实力,设计了一个又一个项目。这些在PPT上看起来雄伟壮观的项目,在现实生活里却通常面临着被侵蚀、被烧毁的命运。

就拿《大众机械》上标榜的“精彩的创意”:发电足球来说。这个足球售价99美元,内置电子设备,踢上大约30分钟,就能维持LED灯3小时的照明。哈佛大学的几名学生创立了该项目,其中两位发明家还因此获得了“哈佛大学2012年科学家”的提名。2011克林顿全球创意大会上,前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说这个球“十分特别……这个离网型的装置,帮助我们发电,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提高了工作能力和学习能力。”4月,《Inc.>》杂志将生产发电足球的公司,提名为“25个最具大胆创新精神公司”之一。州立农业保险公司和西联汇款已经资助了向拉丁美洲和非洲捐赠的发电足球,TED也把它称为“能为发展中国家带来革命潜能的发明。”

这个发电足球仅比常规足球重了约2盎司,里面装有一块电池以及能够通过旋转产生电的科技装置,这却是很简便。其次,买一台太阳能台灯只需10美元。难道真的有人愿意花10倍的价格去买一个发电足球?更何况,这种可照明的足球在使用前还需要先踢上半小时才能使用。(发光足球启动阶段的工作人员埃里森•道尔顿•史密斯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承认:“发光足球肯定比一般照明装置贵得多,”但是还说,“因为足球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运动项目,这一发明很好地将需求与玩耍相结合,鼓励人们把玩耍放在首位。”)

在发电足球发明前,由劳拉•布什和美国在线合作创始人史蒂文•凯斯资助的“玩耍水泵”早就存在。它利用孩子玩耍旋转木马所产生的动力抽水。建造一座“玩耍水泵”的费用是建造一个普通水泵的4倍。救援人员说如果它们坏了,就很难修好。

有帮助
(0)
0%
没帮助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