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 >
栏目列表

罗永浩要做手机了:雷军向左 老罗向右

来源: 作者: 发表于:2012-06-20 13:24  点击:
他的身份是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的校长,在微博上他还是方舟子的敌人,不久前他因为怒砸西门子冰箱维权而名声大噪。现在,他又多了一重身份——未来的手机制造商。

最近,老罗很忙。老罗姓罗名永浩。他的名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已经流传甚广,但他看起来是一个毫无攻击性的中年胖子,和彪悍无关,用作家王小峰的话说,“长得真客气、界面很友好”。此前,他的身份是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的校长,在微博上他还是方舟子的敌人,不久前他因为怒砸西门子冰箱维权而名声大噪。现在,他又多了一重身份——未来的手机制造商。

4月8日下午16点28分,罗永浩在新浪发了条微博:下周就要注册一个新公司开始做手机了,每天都活在兴奋中……

于是,全天下人都知道了教英语的罗老师要造手机了。

此后,罗永浩确实每天都活在了刺激和兴奋之中,但他也开始变得时常焦虑,脾气会莫名地很差,像一个随时会引爆的炸弹。

我见证了这个炸弹几乎要爆炸的那一刻。在采访前,摄影师帮他拍照——拍照是他最讨厌的事情。这过程里,他的朋友许岑在旁边帮忙。相框的位置稍微有点歪,或桌椅摆放位置不对,老罗立马满脸怒气地带着脏字责骂,如一位抓狂的暴君。

这种细微之处,常人未必能第一时间发现,但老罗却能注意到。

这或许是个尴尬的开场,然而采访开始后,当谈起他的手机梦,罗永浩顿时像变了一个人。这个看起来像几天没睡觉的疲惫而暴躁的中年男人,身体里的马达重新开动起来,逐渐变得兴奋、友善、滔滔不绝。

当谈到国内手机的外观设计和用户体验时,他语速变快,激动起来。他跑出去,从抽屉里取了台魅族MX进来——这是他最近买来20多部用于研究的手机之一。

“这个黑白配色,我敢打赌,魅族设计师绝对干不出来,肯定是黄章的主意。” 在老罗眼中,魅族CEO黄章是一个追求细节的技术控,但不懂什么叫审美。他继而又抱怨起主屏上魅族官网无法删除的设置。

“这些都是用户体验的细节。”罗永浩自认为自己是客户体验的大师。

雷军向左,老罗向右

罗永浩做事喜欢高调,这种性格在他维权怒砸西门子冰箱一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做手机这么大的事情上,他依然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的高调,虽然他没有任何该行业的经验。在微博上回复网友们的质疑时,他写到:“用户体验、审美、营销推广、恋物、完美主义倾向这五项我都不输乔布斯,只差了一个现实扭曲场,但我人格力量远胜,加上这个行业全是土鳖和笨蛋,不骄傲地说,胜算很大。”

自比乔布斯,让他遭到了无数嘲笑和板儿砖。罗永浩不以为然。

时光回到半年之前,造手机的野心还藏在他内心深处。那个时候,他的英语培训学校已经开始盈利。从挤入竞争激烈的培训市场,到占据了江湖第二的位置,老罗只用了3年时间。而学校的宣传海报、视频的那种病毒式的传播、复制,已经足以证明他在营销推广方面的能力。

“我有很强的营销推广能力,但教育培训却是一个非大众化产品,从企业的长远策略上,可能并不是很明智。所以我想做一个大众产品。”手机正是人人都需要的产品,也是他的兴趣所在。而引发他开始行动的导火索,是与小米手机的总裁雷军的一次见面。

罗永浩曾收到过一台小米公司送来的小米试用版手机。他是数码狂人,“阅机无数”。但小米手机给了他除iPhone之外最好的体验。他很喜欢,就在微博发了几条赞誉的话。雷军看到后,开始与他互动。两人此前并无私交,很快,就有人来牵线,说雷军想跟他一起聊聊。

听到这个消息时,罗永浩很兴奋。他想起雷军的那句引发舆论炮轰的话:“乔布斯有一天也会死,所以我们还有机会。”罗永浩觉得机会来了,他希望通过这次见面,能与雷军合作。

当时,自己创业造手机的想法尚未扎根到他的脑子里,这时的罗永浩,完全不介意给雷军打工,“因为我由衷的热爱这个行业。不管是以小股东身份,还是给雷军打工,我都愿意帮他做一些事情。”他甚至已经设想好了自己的去处,生产管理他没有经验,但用户体验、UI设计、营销推广,都可能是他未来的岗位职责。

于是2011年11月初的一天,罗永浩应邀去了小米总部。当时雷军有个会没有结束,他就在休息室里等待。小米公司的年轻员工听说老罗来了,纷纷过来排队找他合影,折腾了二三十分钟。大家都很开心。

一切似乎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接下来的3个多小时后,罗永浩美好的期望泡汤了。

“我聊了一个半小时,雷军聊了一两个小时,都保持着礼貌,但很不耐烦地听着,想法完全不一样。”罗永浩说。

罗永浩聊得全是他针对小米手机的用户体验。在之前使用小米的过程中,他随想随记,写下了30多条用户体验。当然当时他并不是为了这次见面而刻意准备的。罗永浩聊得眉飞色舞,小米副总裁黎万强听得很认真,一边聊一边记。雷军则很少插话。

接下来,雷军讲了他的观点。他提到苹果因为是封闭系统,会重蹈PC时代的覆辙,而开放的安卓系统加上硬件厂商百花齐放,最终会击败苹果。对此,罗永浩并不同意,但他也未反驳。随后,雷军很有兴致地展示他投资过的UC浏览器,这款浏览器目前有上亿人使用,雷军认为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客户,是因为UC浏览器可以节省流量。对此,罗永浩不置可否,他认为节省流量虽然在一定意义上可以帮到穷孩子,但这产品注定是没有未来的,因为流量在未来不会是个问题。

其实,两人最大的分歧是在战略方向上。雷军强调要造高性能、高性价比的手机,这样可以提升市场占有率。但罗永浩认为手机不同于电脑,硬件竞赛没有意义。

“机能对手机来讲绝对不是核心问题,当然你不能太差,界面运行不流畅这肯定不行。保证流畅下,多一点机能都是浪费,成本、耗热量、耗电都会增加。”罗永浩认为,小米能做好用户体验,只不过是创业团队里恰好有人精通此道,而用户体验,显然并不是雷军的核心战略方向。

在一番客套话之后,这次见面就结束了。双方虽然彼此不认同,但会面的过程中没有辩论和反驳。“看起来至少都挺文明的。”罗永浩说。

没人给他1000万美元

虽然与雷军的合作没有谈成,但罗永浩的兴趣却被激发出来了。他决定自己找投资。他自己测算,因为前期做硬件会非常烧钱的,所以前期启动资金至少需要1000万美金。

去哪里找到这1000万美元投资呢?

他第一个想到了此前他在新东方时的老同事李丰。李丰现在已经是IDG的合伙人。IDG当初也给小米投了钱。俩人相约一起吃饭,饭桌上,李丰直言不讳说:“以你在商业领域里的成就,和你的演讲、宣传等能力,你要找一个1000万人民币的项目,不是难事。”但随后李丰话锋一转说:“如果是1000万美元的项目,你拿到钱的可能基本为零。”

罗永浩随后找到了和君咨询合伙人铁岭,也是他以前的老同事。老罗滔滔不绝说了2个多小时。铁岭听完他的远大理想,也很兴奋,拍着桌子说,“我给你掏钱,需要多少钱?”

“1000万。”罗永浩也很激动。

“没问题!”铁岭斩钉截铁。

“是美金。”罗永浩补充道。

听说是1000万美金,铁岭顿时面露难色,嘟囔道:“那这个有点问题了……”

类似这样的尴尬事情发生了二十几次。从去年11月到今年2月,靠朋友推荐朋友,罗永浩动用了所有人脉,马不停蹄地找投资。但每次几乎都和铁岭的谈话一样,对方都认同他的想法,愿意投钱,但一听到数额,纷纷退缩了。

罗永浩找的投资人五花八门,有做咨询的,有做风投的,甚至还有位煤老板——那是他英语班上学生的家长,被孩子主动拉来见面。但听完罗永浩的计划之后,“他说你这个培训机构做的刚有点起色,怎么不务正业好高骛远啊,给我讲了一通做人的道理”。结果可想而知了。

瞄准一个投资人行不通,是否让多方各出一些钱合资来投呢?但经过一番尝试后,罗永浩认为这个想法也行不通,因为投资者都希望能取得绝对的话语权。

几个月的努力都失败了,罗永浩也渐渐心灰意冷了。的确,在手机这个高新技术领域,他没有任何经验,也没有被证明过任何能力。当他再次跟李丰吃饭时,他问李丰:“为什么你们都给雷军投资呢?”李丰回答说,雷军自己花了血本,所以大家都敢跟着投。

“我没有这么多钱,还是继续做我的培训机构吧。”罗永浩决定先放下自己的手机梦想,等自己赚到足够的钱,再重新启动这个他“唯一热衷的事业”。但他也担心,到时候自己可50岁了,还有精力和创造力维持创业的状态吗?

今年3月份,罗永浩去了趟美国,继续进行西门子冰箱的维权准备。在旧金山他见到位老朋友,那人正在做一个网站,原来的人马不行,他想让罗永浩回北京接手。那位朋友说由他投钱,罗永浩负责组建团队。几天沟通下来,罗永浩觉得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而且目前也不用操心做手机了,于是他就同意了。

这已经不是罗永浩第一次做网站了。2006年,他离开新东方英语后,曾和程序员黄斌共同创办的牛博网。此后牛博网一直是中国知识分子聚集地,从厦门PX项目到拯救黑窑奴工再到汶川地震救援行动,重大的公共事件上牛博网均没有缺席。但在2009年初,牛博网国内服务器被关闭。那时的牛博网已经基本实现收支平衡,但罗永浩并没有从牛博网赚到钱。

从美国回来后,他就开始筹备起做网站的事情。每天,他跟原来的团队沟通、开会,在北京新中关大厦12层——他的英语培训机构所在地,又租了几间房,以安置新的网络公司。他把网站开张的日期定在了3月31日。

忽然而至的转机

网站开张前一晚,罗永浩去上岛咖啡见一位朋友,求教他网络运营管理的经验。这位朋友原来是某大网站的主管,如今出来自己创业。

聊天中,罗永浩提到了自己想做手机的梦想。这位朋友顿时来了兴致,不断追问起来。罗永浩最开始不想谈那些曾经的烦心事,想多听对方谈谈网站运营管理的事情,但那位朋友显得对网站的事儿毫无兴趣,老罗也就把之前的遭遇统统讲了出来。

听完他的故事,那位朋友问他:“难道必须要用10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吗?”

其实这个问题,在罗永浩从美国回来后,和黄斌在聊网站时不经意也交流过。当时黄斌建议罗,可以变通下,考虑先用1000万人民币,带一个团队用4至6个月时间,开发一个ROM(安卓手机操作系统)到网上,然后再传播。

这其实是小米手机的售卖模式。小米MIUI系统早于小米手机2年推出,在网络上免费让其他手机用户安装使用,在实现上百万的装机量后,整机才在2011年8月推向市场,一炮而红。

当时罗永浩听到这话时,并没有想到用这种模式继续去游说投资者。他只想专心做网站了。

当他的朋友再次问道类似的问题时,罗永浩不再像以前那样咬定1000万美元的数额不松口。他告诉对方说:“应该可以分两步走。”

这位朋友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平淡地说:“那你就别管了,我给你解决1000万元人民币,你就做手机,别做网站了。”

接下来的整个晚上,话题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那位朋友开始说服老罗放弃做网站改做手机,而不是罗永浩请教他管理网站的经验。

朋友承诺,在A轮融资的1000万烧掉之前,如果老罗能用18个月证明设计出来的ROM是好产品,并且能被市场接受,即使手机还没个影儿,他也能保证说服风投进行B轮融资。

罗永浩和这位朋友认识已经四五年,他并非传统的投资人,所以之前罗永浩没想过去找他投资。但那天晚上,不经意的聊天反而促成了双方的合作。

熟悉罗永浩的这位朋友认为他的性格特别适合做完美的产品。“在一个追求完美品质的人眼中,这个世界是千疮百孔的。”

他们继而交流了一些细节。罗永浩告诉对方,他认识全球那些最好的UI设计师,他还知道苹果上每一个图标是谁做的,并和这些人有过些书信来往,他们的身价罗永浩也清楚了。随后他给朋友看了一些他的存档记录,这位朋友更加有了信心。

有帮助
(0)
0%
没帮助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