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 >
栏目列表

迅雷这一年:融资5千万美元到帐 发力移动互联

来源: 作者: 发表于:2012-11-25 19:29  点击:
美国东部时间11月21日(北京时间22日)多玩YY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打破了近8个月以来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零纪录。 而一年多以前的2011年7月20日,正值中概股寒冬,迅雷在上市前夕临时决定放弃IPO。 今年,低调的迅雷CEO邹胜龙开始变得健谈,迅雷在互联网渗透率

美国东部时间11月21日(北京时间22日)多玩YY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打破了近8个月以来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零纪录。

而一年多以前的2011年7月20日,正值中概股寒冬,迅雷在上市前夕临时决定放弃IPO。

今年,低调的迅雷CEO邹胜龙开始变得健谈,“迅雷在互联网渗透率已经做到了 70%多,变成80%、90%已经很难也没有意义,迅雷在PC端只需在业务上保持持续的成长性,移动互联网才是今后迅雷要去开疆扩土的地方。我们很愿意与其他的硬件厂商等各方展开合作,利用迅雷在PC端积累起来的近4亿用户,做好移植,拿到一张通往移动互联网的门票。”

在邹胜龙看来整个行业以及公司都还远未完全定下来,在视频行业同质化竞争越发激烈的时刻,行业内大的整合以及公司内部的调整仍在继续发生。

IPO故事

若是因为资金饥渴,迅雷就不会在上市前夜放弃IPO,流血上市将会是当时的选择。但事实上,迅雷一直都不缺钱,与乐视网一样,迅雷是为数不多已经盈利的视频网站。邹胜龙介绍,迅雷2011年的营收达到了5.5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近80%,毛利率与前一年持平,2012年预期年营收将会接近10亿人民币。

时值2011年年初,邹胜龙带团队去美国路演,得到的反馈非常好,路演完之后,投资者都在邹胜龙耳边反复说,要为自己留一些股票。但时隔半年,随着中概股诚信丑闻的爆发,以及5月份人人网的流血上市,美国投资者对中概股的信心受到巨大打击,当邹胜龙再次到美国,情况已经大不一样。投资者们从刚开始的期待,变成频繁质疑迅雷会怎么解决VIE结构的问题,他们担心邹胜龙的做法会不会和马云一样、迅雷的财务数据是否值得信任……此时投资人的心态已经不再是担心拿不到份额,而是变成必须要说服他们才会去买迅雷的股票。

在邹胜龙的让步下,迅雷的融资规模也是一缩再缩,从2亿美元,到1.14亿美元再到7800万美元。这比前期上市的土豆网和优酷募集资金1.74亿美元和2.33亿美元的规模要低很多。即便如此,投资者似乎仍然信心不足,他们认为以当时市场对中概股的态度,迅雷一定会破发,为什么不要等到破发之后买更加便宜的呢?

而此时,邹胜龙的手中,已经拿到了2011年第二季度的营收数据,但未经审计是无法公开的。这一组增长强劲的数据,将公司内部所有人对 IPO的期待调的更高。但外界对迅雷的低估与迅雷业绩的持续向好的巨大反差,让邹胜龙的团队觉得压力太大。

2011年7月20日,原本第二天早上就要到纳斯达克交易所敲钟的邹胜龙,迅速召开管理层会议,在凌晨5点钟,迅雷决定,这单IPO不做了。“我的业绩很好,但市场给我的钱不好”,邹胜龙本想将IPO的进度缓缓,三个月之后再上市,但是不曾料到的是,中概股诚信危机蔓延,美国资本对中国概念的信任到了史无前例的冰点,于是决定迅雷的IPO计划只得暂缓。

放弃IPO之后,一直有两三家老牌投资机构在追逐迅雷,邹胜龙称当时没有非常强烈的融资想法,要融资就必须不能比IPO的效果差。他与这些投资机构进行了谈判,但是发现这些投资机构的心态并不好,有的趁势压价,有的一定要和迅雷签对赌协议,这些都让邹胜龙很难接受。

2011年底,邹胜龙到北京出差。迅雷的融资中介易凯资本有限公司CEO王冉,将邹胜龙的行程告诉了胡祖六,时间紧张的邹胜龙当时并没有打算在北京停留太久,也没有预留与春华资本谈判的时间。胡祖六为了展现春华资本的诚意,追到机场,与邹胜龙一谈就是3个小时。这位有高盛背景的投资人士,想要投资迅雷的最原始的愿望,就是要得到一次“拥抱互联网”的机会。

邹胜龙感觉到胡祖六的诚恳以及对迅雷的尊重。而协议签署后面的细节,包括每年的考核,达到目标之后的奖励等,在没有对赌的情况下,还会有奖励,这些都很打动邹胜龙。

今年6月,来自春华资本的5000万美金的投资已经到账,但邹胜龙说,这笔钱仍然躺在迅雷的账本里,并没有用。或许在邹胜龙看来,现在还不到时候去动这笔钱。

用户竞争:百度和腾讯

邹胜龙十分看重移动互联网的魔力,他甚至认为这是可以再造一个迅雷的契机。为此,邹胜龙自己亲自担纲,带领迅雷上百名的移动互联网团队,发力移动互联网,“迅雷在PC端,只要做好已有的领域的稳定增长,为发力移动互联网资金输血就行了。互联网有两个阶段,即圈地再盖楼,腾讯还盖了好几座楼。在PC时代,我们圈到了3.37亿的固定用户,移动互联网的地,我们还没有进去。

在视频行业纷纷砸钱吸引广告的同质化竞争中,迅雷的付费会员正在给它带来更加丰厚的营收。目前迅雷用户达到近4亿,付费会员有350万。数百万的付费会员支撑着迅雷的下载、游戏以及视频业务。“迅雷视频广告目前占整个公司1/3的收入,付费会员的收入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邹胜龙称。

近两年的营收结构中,与2009年视频广告收入占据51%的市场份额相比,视频广告的收入虽也在增长,但是已经不是迅雷最重要的收入构成。而在邹胜龙的眼中,他始终没有觉得视频广告会是一个非常赚钱的生意。

邹胜龙笑称迅雷不会傻到说自己是一个视频公司,因为优酷已经上市,迅雷不可能去挑战优酷,他更愿意将自己的模式与腾讯的会员收费模式类比,“我是一家用搜索引擎技术支撑的平台公司,我们背后是一个多媒体的搜索引擎,在这样一个平台上,我们可以复用我们用户群,可以重复使用技术,提供给用户垂直的应用。”

以用户收费模式为导向的迅雷,受市场环境程度显然将会弱于以广告收入为导向的视频网站。因为经济不好,主要的广告主就会收缩预算,但是会员是几百万的,一下子没有的可能性是很低的。“2011年,迅雷的会员收入是1.6亿,但是我们拿到手的是2亿。今年的数据还没有公布和审计,到目前为止是3.2亿,年底预计会是4亿的会员收入,这些都不太受市场的直接影响。”邹胜龙介绍。而这,相比于那些仍然在大量烧钱的视频广告模式的网站,显然会更加吸引投资者。

而对于迅雷来说,现阶段每一个迅雷PC注册用户,都是手机的持有用户,而如何去触达这些用户,就是迅雷下一步要做的。“我们现在要给用户在手机端激活迅雷软件的理由。”邹胜龙说,如何做好用户的移植,正是迅雷在思考的问题。“到了2015年,如果迅雷还没有在移动互联网上有一席之地,那么将会很难再有一席之地了。因为到那个时候,一些大的player和新兴的player已经瓜分了市场,所以这几年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节点。”邹胜龙表示。

爱奇艺财务高级总监李亦鹏也认为,单一的广告业务无法维持生产高毛利率,互联网电视、付费会员业务,移动终端的货币化是探索的方向。但是怎么做,各家都在探索。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竞争,邹胜龙更在意与视频网站领域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这两个“富二代”,而这个竞争无关资金,而是用户。“与‘富二代’的竞争不再是资金,而是在平台。百度和腾讯他们的平台对用户的影响力是竞争的点,这也是迅雷的压力,有平台的公司,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能够更有效的利用已有的用户资源。”邹胜龙如是说。

    有帮助
    (0)
    0%
    没帮助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