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 >
栏目列表

阿里“搅局”民资银行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腾讯科技 发表于:2013-06-29 11:09  点击:
6月28日的陆家嘴论坛上,也将就“如何推动民营资本进入金融业”而进行研讨。参与讨论的经济学家纷纷呼吁放开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的政策,以解决庞大的影子银行体系对金融业的侵蚀,引导民营资本来支持实体经济而非高利贷。 屡次突破无果 无论是2005年的非公36

/uploads/allimg/c130629/13H4K31601D0-11K1.jpg

6月28日的陆家嘴论坛上,也将就“如何推动民营资本进入金融业”而进行研讨。参与讨论的经济学家纷纷呼吁放开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的政策,以解决庞大的影子银行体系对金融业的侵蚀,引导民营资本来支持实体经济而非高利贷。

屡次突破无果

无论是2005年的非公36条,还是2010年的新36条,都曾鼓励金融业对民营资本开放,但困难却在暗处。

2000年,上海久先公司向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申请设立中国侨汇银行,后者以上海银行竞争已经十分充分的书面理由,拒绝了久先公司的申请;2004年6月底,由中瑞财团的四大股东——泰力实业、奥康集团、神力集团以及国光投资有限公司发起筹建的建华民营银行也没有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复;经济学家徐滇庆曾经组建长城金融研究所,试图推动五家民营银行的设计方案,最终也未获批。

“引入更多的竞争,可以使整个经济体的利率下降,更重要的是中小民营银行的出现,会更照顾中国的中小企业。”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刘利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

6月28日,交通银行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费方域也向本报记者表示,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有过先例,只不过当时成立的银行,目前的规模依然很小,只是地方性银行,比如浙江的泰隆银行、稠州银行,江苏的常熟农商行等,现在业界希望看到的是国家能够放开设立民营资本全资控股的银行,而并非只是参股。

小贷公司和村镇银行是政策准入限制的典型样本。

“在之前的政策制度下,像马云这样的民营企业家要想办一家银行难度不小。这几年小贷公司在全国遍地开花,已经达到数千家之多,小贷公司可以由民营企业控股,但由小贷公司升级为村镇银行,民资就会丧失控制权。根据银监会规定,村镇银行发起银行的持股比例限制为15%,如浙江瑞安华峰小贷公司想转制,温州市政府也曾想借此树立示范效应,但在发起人、控股权、监管方等制度天花板长期无法突破后,该公司意欲借道香港成立专业财务公司。”温州市金融办一位负责人也向本报记者表示。

政策放开仍谨慎

政策已经放出信号,但恐难无法立竿见影。

此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受访时表示,最近要求银行业对民营资本开放的呼声越来越高,政府首先要思考的问题是,民营资本为何要进入银行业?是由于这些资本进入银行业有利于形成有效的市场竞争机制吗?

“可以说,只要银行利率不实现市场化,只要政府对银行进行价格管制及信贷规模管制,那么无论是何种资本进入银行业,都是无法形成有效市场机制的,银行业的竞争只能是信贷规模的竞争而不是风险定价的竞争,有效市场价格机制根本无法形成。民营资本之所以要突破国有资本对银行业的垄断,最为根本的问题是最近国内投资市场发生了较大变化,无论是股市还是房地产市场,都将面临较大风险。而在民营资本看来,利润高而又风险低的行业只剩下几个严重垄断性行业。”易宪容分析说。

易宪容也建议,对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要慎重之慎重,因为存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现代银行是对存贷款风险的定价,而这种定价必须要有长期演化而成的信用来担保,如果民营资本没有这种信用,那么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的信用就得由政府来担保。即使是管理十分严格、操作流程比较清晰的国内银行,银行工作人员盗用银行资产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如果让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私人银行主事者要盗用存款人的资产更是易如反掌,而且在短时间得以完成。当这种情况发生,存款人在民营银行的资产将面临着巨大风险。

而在陆家嘴论坛上,无论是银行业人士还是经济学界,都普遍认为,在目前的基础上放开民营资本发起设立村镇银行和中小银行,是民营资本稳健进入银行业的路径。

费方域受访时表示,应该选取那些经过数年市场考验、做得规范的小贷公司、担保公司,升格为民营银行,这样从审批来说相对容易,风险比较小,而不是平地拔起式地捧几个民企组建银行。

“另外一种方式是推动地方政府从地方性银行中退出,将地方性银行改造成真正的民营银行,但是这种方式难度很大,地方政府不会轻易把掌握的金融资源轻易地放手,尤其很多地方性银行也在争着上市,让他们把手里的银行股权转卖给民营资本,没有相当好的溢价,没有一个地方政府会愿意。”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王庆坦言。

民资银行样本

民营资本控股的银行,必然会增加银行业整体风险吗?

从1993年改制成立的浙江泰隆银行,在其股东中,身份全是清一色的民营企业和自然人,另外还有浙商银行、台州商业银行、稠州银行,民营资本最发达的前沿地区,并非满眼全是高利贷和“跑路人”,这些银行尽管经营区域只在江浙沪地区,但是无论从存贷比、营业利润、不良率控制的指标上,都明显领先于大中银行。

“现在,就连招商银行、民生银行等股份制商业银行,甚至四大国有商业银行,都开始有意识地学习借鉴这些民资银行的经营模式,只要制度配套完善,民营资本不仅不会增加风险,还会成为现有银行体系的重要补充。”上海杉杉创晖创业董事长宫毅分析指出。

费方域也表示,放宽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需要有三大重要前提,首先就是利率市场化,这是放开银行业准入的关键,如果利率水平被人为干预,那么资金的供求都会扭曲,进而影响到银行市场的准入决策,此时放开银行业准入,无非是以错误的价格信号、吸引不恰当的机构进入市场,短期之内可能有助于资金配置效率提高,但长期来看,却埋下了深深的风险。

“第二个是建立适应中小银行的监管体系,中小银行尤其是刚刚以民资形态进入的民营银行,在生存环境与经营模式上与传统银行都不尽一致,需要建立符合其自身特点的监管体系。此外,还需要完善退出机制,只有及时清除经营不善的银行,才能保证银行业的健康发展,完善退出机制,是真正放开银行业准入的重要前提。”费方域称。

    有帮助
    (0)
    0%
    没帮助
    (0)
    0%